貉子養殖項目帶回老家 開啟“新農民時代”

  • 您好,歡迎使用百貿網  
貉子養殖項目帶回老家 開啟“新農民時代”
時間:2014-04-21 來源: 百貿網轉自互聯網,如對貴司有侵權行為,請聯系百貿網刪除

  17日清晨,布谷鳥的叫聲將經歷了一夜小雨的呼和浩特市耗賴山村喚醒,58歲的高鎖小開著他的“普桑”沿著村里的水泥路向村東頭的食用菌養殖基地駛去。“今天自治區和市里的領導要來調研,我先去基地看看。”碰著熟人,高鎖小停車開窗,高聲地說道。

  高鎖小的祖祖輩輩都生活在耗賴山村,他年輕時候單槍匹馬出外闖蕩,跑過運輸,挖過金子,當過私企顧問,后來在城里做點生意。當村里的同齡人對高鎖小的生活羨慕不已時,他卻出人意料的選擇回村,競選當了村干部,將村里引進的產業扶貧項目搞的紅紅火火。與此同時,他大膽引進市場上并不熱門的“冷涼菜種植項目”,承包幾百畝土地,結束了年年種土豆的老傳統,將萵筍、橄欖等反季蔬菜送上了城里人的餐桌。

  而在百公里之外,武川縣什拉兔村的村民正忙著到潘永勝的“貉子養殖基地”預定貉子幼崽。潘永勝19歲外出打工,在河北、江浙一代接觸到貉子養殖,20多年間積累了不少經驗和財富。2013年,41歲的潘永勝將“貉子養殖項目”帶回自己的老家,目前基地900只貉子已經開始繁育,2個月后這些幼貉就可以出籠,貉子皮、油脂和肉都可以出售。

  “不管在外頭多少年,歸根到底我還得回來,同時也想帶著致富的產業回來,讓老家的人跟我一起致富。”潘永勝說。

  在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潘瑞峰正聯系買化肥,運種子,從各地雇傭工人準備開始春耕。

  潘瑞峰在呼和浩特有一家網架廠,此前效益一直不錯。2012年潘瑞峰回鄉省親,不少鄉親來找他探討如何發展農村產業發家致富。受此影響,潘瑞峰決定將事業重點從城里轉回農村。

  同一年潘瑞峰投資600萬在四子王旗開展土豆規模化農業種植,隨后又陸續將一些經濟實力比較雄厚的朋友介紹來,一起籌建了一家農業生物科技公司。目前他的這家公司共承包土地一萬余畝,建立科研所,蓋起了公寓,并從內蒙古農業大學引進不少專業人才,專門從事種薯培育。

  “我離開農村太久,種地的這一套都不熟悉了,而且現在的農業種植與以前傳統老方法種地差別太大。”潘瑞峰說,他的公司里春種秋收都靠雇人,聘請的技術員都是大學生。“感覺還行,現在這個事業剛起步,總體效益與投入持平,以后發展肯定會更好。”潘瑞峰樂呵呵地說。

  在大多數人的印象里,農村人尤其是年輕人大多會選擇去城市里生活工作,留下來的人多數是因為上了年紀或者無謀生手段。然而在內蒙古呼和浩特、烏蘭察布等地農村,一些原本在外奮斗多年并且小有成就的“老板”們,卻在近幾年集中返鄉,當起了“新農民”。

  記著觀察到,這些“新農民”與傳統農民最大的區別就是,他們更像是城里人,代步工具小轎車是必備裝備,穿著也并不隨意。關于成千上萬畝土地上的春種秋收事宜,他們只負責總體把控。

  “城里產能過剩利潤趨小的時代到來,城市里資金投資出口越來越少,而無論政府投資還是民間資本,都是重工重城,輕鄉輕農,長期以來農村對這樣的資金投入有需求。現在農村‘饑渴癥’和城市‘剩余癥’并發,導致資本下鄉。”針對這一現象,內蒙古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農業經濟管理博士生導師蓋志毅解釋道。

  蓋志毅介紹,隨著農業產業化到來,農業可以向前延伸,如種業,也可以向后延展,如農畜產品深加工。這樣就把原來單純的農業性質賦予了農、工、商一體的性質,利潤隨之增高。同時現在土地政策、宅基地改革政策等也在一定程度上給予“資本下鄉”一定的政策空間。

  在“資本下鄉”的過程中,蓋志毅提出要注意防范“非糧化”和“非農化”現象出現,防范農民的土地所有權、承包權被蠶食,以及無業、無地農民的出現。

相關商機: 農業 農村 土地 基地 農民

有關“農村”資訊:

>> 返回紡織皮革資訊
中国股神林园炒股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