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哥本哈根到中國:一件貂皮大衣的奇幻旅程

  • 您好,歡迎使用百貿網  
從哥本哈根到中國:一件貂皮大衣的奇幻旅程
時間:2014-04-21 來源: 百貿網轉自互聯網,如對貴司有侵權行為,請聯系百貿網刪除

  糜建旗扛出四打水貂皮、狐貍皮,扔在白色大理石地板上,“都是進口貨。”

  黑色、紫色、雜色的水貂和狐貍,被細繩抽緊鼻頭,它們褪去了肉身,但鼻、眼、耳、前腳、后腳、尾巴依然保存完好,像個活物。“這只進價1000多塊,這只3000多塊。母的比公的貴,母的小只、毛短,穿起來顯瘦”,浙江凱撒世家裘皮總經理糜建旗一邊撩撥一邊說,“一件大衣一般要拼10到30只貂”。糜建旗介紹,他一年能賣掉3000-5000件貂皮大衣,這在浙江省海寧市2000家裘皮工廠里,只能算中等規模。


  三月去海寧尋訪裘皮老板是件困難的事,因為這時,他們正成群結隊去海外搶購毛皮。

  “都去芬蘭拍狐貍去了”,下午三點,糜建旗刷開手機,“芬蘭現在是晚上,天一亮就開拍,70%都是中國買家,其余是希臘、土耳其、俄羅斯買家。”

  小標:拍賣會上,漢語、英語、希臘語、俄語、德語、韓語和日語此起彼伏。“這幾年,哥本哈根皮草拍賣行終于開始提供啤酒和中餐了。”

  水貂皮、狐貍皮和波斯羔羊皮,是世界裘皮市場的三大支柱商品。裘皮中以水貂皮為貴,水貂皮因“風吹皮毛毛更暖,雪落皮毛雪自消,雨落皮毛毛不濕”,而享有“裘中之王”、“軟黃金”的美譽。

  掌控世界毛皮價格的是幾大國際拍賣行:哥本哈根皮草拍賣行、北美裘皮協會、美國傳奇毛皮拍賣行、芬蘭世家皮草拍賣行、俄羅斯聯合皮草拍賣行。它們的每一次拍賣會上都會出現許多極具購買力的中國買家。

  哥本哈根皮草拍賣行占據全球60%的毛皮交易市場份額,這里主拍水貂,是世界水貂皮的價格制定者。一年5個賣季要拍超過2100萬張水貂皮,可以說,它的每次落槌都是世界毛皮行情的風向標。由它制定的“四色質量分級系統”(哥本哈根紫色、白金、葡萄酒紅、象牙白)成為判斷皮草檔次的重要標準。每次拍賣,會吸引全球500多位買家到場,漢語、英語、希臘語、俄語、德語、韓語和日語此起彼伏。“這幾年,哥本哈根皮草拍賣行終于開始提供啤酒和中餐了。”海寧中國皮革城董事長任有法說。

  北美裘皮協會是世界上規模第二大的毛皮拍賣行,它賣的是世界上數量最大、質量最優的北美短針毛水貂以及種類豐富的野生皮,其金字招牌是毛短、絲滑、絨密的純天然黑色水貂。芬蘭世家皮草拍賣行則主銷狐貍皮毛。

  俄羅斯的金字招牌是野生紫貂。2004年前,俄羅斯聯合皮草拍賣會上并沒有中國人,但這些年,170名買家中來自中國的會有20人左右,他們一般委托來自其他國家的拍賣經紀人下單,主要購買紫貂、水貂和狐貍,他們出手大方,總是會買走拍賣會上的大部分皮張,這些毛皮多數被運往香港和北京。

  三月,哥本哈根皮草拍賣行的總裁托本·尼爾森沒有待在丹麥,而是跑到海寧向500多名當地老板分析2014年的國際皮革業形勢。

  “我從業20年,從未遭遇像今年這樣原料皮價格大副下降的情況。”2013年12月賣季,哥本哈根毛皮價格下跌了35%,卻只賣出當季600萬張毛皮的15%。這讓托本很頭疼。在他看來,原因之一是暖冬;之二是令人無法捉摸的時尚,“誰都不知道女人明天會喜歡什么,我連對我太太的喜好也不敢確定”;之三是全球經濟不景氣;之四是養殖狂熱,導致全球貂皮產量過剩,“皮張供應達到頂峰,而需求卻處于波谷,皮草業有泡沫,大家都在吹氣球,氣球不會自己放氣,只能等誰吹最后一口爆掉”。托本說完之后,任有法補充了三個原因:老百姓都套進房子里去了,“連賣毛皮的也套在里面”,臺下老板們哈哈大笑;“八項規定”、“六項禁令”后,公款消費和送禮風驟冷,公務員不敢買也不敢穿裘皮大衣了;其次是電商的沖擊。

  NE-TIGER(東北虎)皮草董事長張志峰在全國走了一圈,發現裘皮業“皮價高、賣價低、利潤低、存貨多”,“現在的裘皮業如危機之前的美國房地產業,2008年即將暴跌的中國股市,像是沒有剎車保護下高速行駛的汽車,泡沫太大了。”

  毛皮業有句行話叫“漲五年跌五年”。國際毛皮協會提供給《新周刊》的一組最新數據顯示,全球毛皮貿易價值達436億美元(零售358億,養殖78億),幾乎與無線互聯網產業規模相當。國際毛皮協會CEO馬克·歐頓說:“它顯示毛皮行業這些年在迅猛發展。當然我們目前也面臨一些挑戰,如中國經濟出現了下滑,毛皮拍賣的價格出現了波動。但是我們也看到一些積極因素,如北美最近的寒冷天氣,以及越來越多的皮草出現在了秀場上。”

  小標:“到2015年,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的毛皮服裝消費國,毛皮服裝總需求量約為174萬件。”

  在哥本哈根水貂養殖農場主的莊園里,糜建旗聞到一股腥味。

  在他看來,丹麥所以成為世界養貂大國和養貂強國,得益于它緊鄰波羅的海,屬于不冷不熱的海洋性氣候,“人家那兒空氣好,人少,安靜,吃的以海鮮為主,腥,但皮好。你再看看中國,貂能好嗎,即便從海外引進種貂,第一第二代還好,第三第四代就會變異、生病。”

  毛皮產業鏈覆蓋養殖戶﹑飼料供應商、狩獵者﹑拍賣行﹑商人﹑經紀人,硝染商﹑設計師﹑制造商﹑批發商﹑營銷機構以及零售商。在糜建旗看來,養殖戶最賺錢,“200元進一只,養大轉手賣1000元,多的一年賣上百萬張皮,少的也賣幾萬張皮。”

  國際毛皮協會稱,中國不僅是世界最大的毛皮動物飼養國,還是全球毛皮行業從業人員最多的國家、最大的原料皮進口國、最大的毛皮服裝生產國和出口國、最大的消費國之一……整個中國毛皮產業從業人員近700萬人,惠澤了2000萬人。例如河北省肅寧縣,毛皮行業轉移農村剩余勞動力8萬人,占當地總人口比重的37%。“為農民提供了他們急需的現金收入。”

  “作為最大毛皮服裝生產國和出口國,中國的毛皮服裝生產和出口約占全球70%;作為最大的消費國之一,2010-2011年,全球毛皮制品零售總額為150億美元,其中中國占了總額的四分之一。”國際毛皮協會中國代表處媒介總監朱曉琳說,“中國和俄羅斯現在同為全球最主要的皮草消費國,其他發展中國家如烏克蘭﹑土耳其和哈薩克斯坦的市場需求量也越來越大。到2015年,中國將成為世界最大的毛皮服裝消費國,毛皮服裝總需求量約為174萬件。”

  菲莎國際控股總經理、青年企業家毛皮委員會副主席吳應培說,中國的水貂養殖集中在天氣寒冷的哈爾濱、大連、河北以及山東榮登、威海等地,生產基地和銷售中心則集中在浙江、廣東、東北和北京。糜建旗認為,中國十個做裘皮大衣的,四個是浙江人、三個是廣東人、三個是東北人。

  看中中國這塊大蛋糕的國際拍賣行們紛紛搶灘掘金。以哥本哈根皮草為例,2005年在北京設代表處,兩年后,便與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共同創立皮草設計工作室,并設獎學金,培養皮草設計人才。2007年1月,哥本哈根皮草在“中國皮都”海寧中國皮革城北大門最好的位置立了塊廣告牌:“享受生活的勝利,哥本哈根皮草,品質決定品位。”這塊廣告牌一年30萬元,在當時屬“天價”。隨后,又成立海寧哥本哈根皮草學院,不定期開班教當地老板如何識別好毛皮以及如何制作和銷售時尚大衣。除此之外,哥本哈根皮草吃住產業鏈,與余姚裘皮城、大營毛皮業協會、蠡縣皮毛皮革協會成立發展聯盟,并發起“皮草幸福代言人”全國時尚選秀活動。

  在海寧的賓館和餐廳,你每天都可以遇到來賣皮革原料的意大利人、土耳其人、西班牙人、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來賣鱷魚皮的泰國人,來賣裘皮的丹麥人、芬蘭人、挪威人、加拿大人、美國人和俄羅斯人。在海寧中國皮革城的裘皮廣場,連接各大店鋪的通道直接以亞洲路、美洲路、意大利路、美利堅路、比利時路、英格蘭路命名,充滿了國際范兒。

  小標:“在冬天的哈爾濱,女人要么穿皮草,要么什么都不穿。”

  “杭州百貨十幾萬一件,我們家是批發價”,店員用培訓腔介紹,“你看,這是國內外一些品牌的最新款。”

  沒有多少消費者真正了解貂皮,他們看中的只是款式。你在裘皮城忙著挑裘皮,裘皮廠的老板和設計師們則忙著在米蘭、紐約、倫敦、巴黎的國際四大時裝展上捕捉流行元素。

  “男人一件黑色貂皮大衣就可以賣很多年”,弗奧皮革設計總監張磊感慨,“可是,100件貂皮大衣,99件都是賣給女人,只有1件賣給男人。”他說,在海寧做皮草設計師是個體力活,“國外設計師一年只需要設計二三十款,我們一年要設計一百多款”,款式一年比一年更新得快。

  任有法的說法是:“有時也不要太迷信設計師,設計師設計100件,只有三五件有市場,我知道有兩口子,都是裁縫,他們就沒請設計師,自己玩水貂、兔毛、獐子混搭,一天就能賣500件,皮賣了毛的錢。他們開時裝展,一張門票賣200塊錢。”他提醒裘皮廠老板要多注意從韓國“星星劇”里尋找時尚靈感。

  在海寧中國皮革城的裘皮廣場轉悠,你如果想買到一件真正意義上用進口貂皮制作的好大衣,至少要掏15000元,2萬左右賣得最好,特別款賣五六萬元,個性珍藏款十多萬元,如果夠土豪,也可以花30多萬元買一件野生貂皮大衣。

  “每個人的衣櫥里不能少的兩件衣服,一件是皮衣,一件是裘皮大衣”,任有法算了一下,2014年有384天,閆九月,這意味著冬天特別長,對皮草商來說是個極大的利好。

  朱曉琳說:“曾飽受吃不飽、穿不暖之苦的人們以能夠擁有一件皮草服飾為榮,穿著皮草服飾能夠使人們的心靈得到物質豐裕、生活無憂的慰藉”。有老話講:“在冬天的哈爾濱,女人要么穿皮草,要么什么都不穿。”托本·尼爾森說,以往,裘皮是少數富人、王室、總統夫人、演員、名流享用的奢侈品,20世紀50年代,美國的一件貂皮大衣和一輛凱迪拉克一樣貴,但現在完全不同了,它已經從奢侈品變成高端消費品。

  在糜建旗的銷售經驗里,25歲到50歲的女性,私企業主和金領是貂皮大衣的主消費群,以前,東北是主消費區,如今,浙江、江蘇、山東、內蒙古、新疆也是主消費區,隨著裘皮的時裝化與輕量化,氣候不再是影響購買的重要因素。張磊認為,以前的流行色是黑色、紫色和卡其色,如今的流行色是本色、彩色和亮色。

  哥本哈根皮草發布的《2014皮草消費調研報告》稱,80后的年輕一代是未來皮草消費的主力人群。年輕一代并不盲目崇拜大牌,反而堅持自我獨到的個人品味。他們盼望看到更多時尚皮草款式,改變這一格局。例如暖冬時節,皮草不再單一強調保暖特性,整件厚實皮草大衣也不再成為主流,反而傾向皮草短打外套、多材質拼接披肩、皮草配飾等溫暖小件;同時,夏季皮草勢必顛覆傳統,皮草飾邊、皮草裙、混搭輕盈材質的時尚單品更加令人耳目一新。這些新穎皮草制品跨越季節、色彩、款式界限,比較受新一代消費人群歡迎。

  小標:“只要尊重生態和道德原則,奢侈沒有任何錯誤。”

  “在西方,反皮草運動在20世紀80至90年代達到高峰,倡議反皮草的動物組織和公眾人物激增,由名人影星代言、富有創意的文宣海報大量流傳和散發。”行動亞洲動物保護團隊中國區主管張媛媛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大部分民眾并未意識到皮草制品背后對動物的殘酷虐殺和血腥行為,對皮草工業帶來的環境污染和破壞更是少有認識。”

  全球最大的動物權益組織善待動物組織(PETA)的一位工作人員在接受媒體受訪時也指出,動物不是供我們食用、穿戴、做實驗或娛樂的,我們應當確立和保護所有動物的權益。雖然很多人都消費得起裘皮,但他們應該去看看這些皮草的主人是如何死去的,由于裘皮消費的逐年增長,每年都有數百萬的動物死在皮毛農場。

  國際毛皮協會中國代表處媒介總監朱曉琳回應:“利用動物毛皮沒有任何錯誤,條件是要有良好的動物福利,而且沒有動物會受到威脅或瀕臨滅絕。我們譴責一切殘忍對待動物的行為,并且支持和倡導最高標準的動物福利和文明屠宰。要說為吃肉或皮革可以飼養動物,而為毛皮則不可,就過于矛盾、武斷專行了。”她說,皮草服裝不是毛皮動物生命的結束,而是一段藝術再造、價值升級的全新旅程,也是人類原始生存智慧的傳承。

  針對穿皮草不環保的指責,朱曉琳解釋,環境專家指出,和普通衣服相比,皮草才是真正環保的選擇。因為從成分上看,皮草的化學成分是水、蛋白質、脂肪、無機鹽和碳水化合物,是一種自然纖維。一件皮大衣埋在地下只要一個月就能全部降解掉,比牛仔褲快5倍,比亞麻快3 倍,有些化纖類服飾,埋在地下幾十年都難以分解掉。“真正的環保人士是選擇幾十件穿幾次就扔掉、加重環境負擔的化纖衣物,還是選擇一件高貴、典雅的皮草服飾呢?”

  針對虐殺動物的指責,朱曉琳說,國際毛皮行業強烈譴責捕殺任何瀕危物種。對于所有牲畜而言,良好的動物福利意味著更高的產品質量,并且意味著更高的價格,不善待自己飼養的動物不符合飼養者的經濟利益。虐待動物或在動物生病時不照顧它們首先會降低其毛皮的質量,同時將會為行業留下不好的印象。“需要指出的是,適用于毛皮動物飼養者的動物關懷規則實際上比適用于奶牛或綿羊飼養者的規則更加嚴格。”

  “毛皮未必是一種奢侈品,穿皮草受到認可的程度低于穿皮鞋、戴絲巾或吃肉是沒有任何道理的,因為這些行業都涉及以人類利用為目的的動物飼養”。朱曉琳認為,“只要尊重生態和道德原則,奢侈沒有任何錯誤”。

相關商機: 動物 消費 國際 最大 全球

有關“消費”資訊:

>> 返回紡織皮革資訊
中国股神林园炒股秘籍